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凤岗 > 威尼斯的嘉年华会与温州商人

威尼斯的嘉年华会与温州商人

从帕多瓦坐火车不到一小时,就到威尼斯了。出了火车站,立即被人群中的欢庆气氛所感染。大人小孩三五成群欢快地走着说着笑着。很多人穿了古代盛装带着面具。站前广场上有很多地摊,正在为游人彩绘脸谱。前面码头上排起长龙,等待登上游船。众多的大小游船,在水道中游弋,游船上站立着穿戴古装的男男女女。

这是一年一度的节庆,港人音译为嘉年华会(Carnival),陆人意译为狂欢节,但这并不是大呼小叫胡吃海饮的那种狂欢,我觉得有点像传统中国的元宵庙会,只不过来这里不是看灯,而是看盛装和面具,以及拥拥挤挤的欢乐人群。细看最典型的那些面具,感觉颇有几分东方美人的脸谱特征,其盛装则是欧洲中古特色。威尼斯作为贸易港,早已把东西方文化混合一起。

来前联系上一位温州商人,是华人基督教会的一位老弟兄。他刚带几位来自匈牙利的华人教会弟兄们购买了海鲜离去,便赶到车站来接我,然后带我穿街走巷游览水城,一路观赏着威尼斯的华丽建筑、水道游船、盛装面具、欢乐人群,一边聊着意大利的华人教会情况。老弟兄说,他在文革期间得救,并且成为早期地下教会复兴的一位活跃的年轻人。后来独闯威尼斯,二十多年前来到这里做生意,随后而来的温州人越来越多。据他说,温州人到意大利,起先大多尝试开设餐馆,但意大利人似乎对于中餐兴趣不大。后来纷纷转作批发贸易,有的人则开设售货亭或礼品店,也有的开金银首饰店和皮货店。他说,嘉年华会的大部分面具和服装都是中国制造,由温州人贩运过来的。这样说来,威尼斯嘉年华会的东方因素,已经不仅是表面的样子,而是深度融合了。

虽然世人对于威尼斯了解较多的是他们的商贸,其实威尼斯的商贸和宗教在历史上都很繁荣。位于威尼斯城中心的圣马可大教堂豪华绚丽,综合了拜占庭和哥特建筑的特色,又兼具东正教与天主教的符号特征。这里还珍藏着圣徒马可的遗骨,也就是那个圣经新约中的《马可福音》的作者。圣马可大教堂前面的广场,则是重大活动的公共空间。节日期间,这里游人汇聚,奇装异服争奇斗艳。那天的游人实在太多了,以致于我就没能进到圣马可等教堂里面去参观,留下遗憾。

在威尼斯城中转了一大圈之后,与老弟兄一起乘车到位于城北的家中,是大楼中的一套公寓。夫人为我们做了精致的威尼斯烤鱼,配上葡萄美酒,既有威尼斯的珍奇海味,又有中国人的乡情温暖,鲜嫩柔和,非常享受。

老弟兄介绍说,意大利有六十多家华人教会,彼此联系很密切。这些教会大部分没有专职的牧师,带领人和传道人都是生意人。兼职传道人没有牧师的名份,教会也没有长老执事的称呼,而只是平平淡淡地称作同工、带领的弟兄,这大概属于小群聚会所的传统吧。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缺少组织性,其组织程度其实是非常高的。他们把意大利分为南区和北区,各区的教会带领人有经常的事工会议,信徒则有冬令会、夏令会、布道会、培灵会、退修会等各种大型集会。南北分区之上又有全国的总会,每年也有联合的大型聚会。这位老弟兄现在轮值总会的负责人,负责安排兼职传道人到各地教会讲道。在我看来,这是个并不简单的工作,因为要掌握每个传道人的行程和传道特点,又要了解每个教会的基本状况和需要。这位老弟兄有一套联络图表,记载着各个教会的负责人以及讲道人的地址电话。他们与温州家乡的教会以及世界各地的华人教会有很多的联系和交往。

我问,帕多瓦也有中国人的教会吗?老弟兄说有,立即翻开随身携带的记事本,给了我两个名字和他们的电话。回到帕多瓦后,打了两通电话,了解到第二天礼拜天的聚会时间和地点,正好赶上有位来自台湾的牧师在他们当中带领特别聚会。第二天一早,一位年轻的弟兄打来电话,邀请我去帕多瓦最大的广场边的一家餐馆与远道而来的牧师共进午饭,然后一同去教会参加礼拜聚会。

这间华人教会位于帕多瓦火车站的北边。在意大利看惯了大教堂,华人教会的外观完全没有教堂的模样,是一栋普通民房建筑里面的一个大厅。我问过威尼斯那位老弟兄,这六十多家华人教会有多少家已经购买了自己的教堂,他说其中不少有自己聚会的教堂,但是,受限于意大利的一些法律,他们不愿意购买被确认的教堂,因为那样的教产不能自由买卖。意大利的华人大部分是经商和打工族,流动性强,一旦会众转到其它地方,教产的处置就成了问题。而普通的商业用房和民房,租用和买卖起来容易得多。而且,具有小群聚会所传统的教会,也不注重教堂建筑的气派吧。

教堂外观不起眼,里边的布置也简单,讲台后面的一块帐子上挂着个十字架,与国内见到的景象很相像。长条椅子大概能够容纳200多人,那天参加聚会的则有将近150位,看上去很多都是三四十岁的人,也有一些青少年人,在另外一个教室里还有一群儿童正在参加主日学的唱歌和游戏。那天下午,大堂里的人们连续参加了两场讲道,其间穿插着唱诵赞美诗歌,前后三个多小时,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提前离开。

看到这帮身处异域的华人基督徒对于礼拜的专心致志,实在令人感叹。这些人几乎都是生意人,假如他们在货亭或者货店里多坐上一个小时,就可能多赚几个钱。显然,他们把礼拜天的这段时间看作是值得的,非常珍惜。而且,华人一向喜欢说“入乡随俗”。来到意大利,加入天主教会才更入乡随俗吧,这些温州商人却坚持自己的基督新教礼拜聚会,基督教显然已经成为他们生活当中自然而然的有机组成部分。如今仍然有人习惯于把基督教称作洋教,那些人真该到这群温州人中去看看。只要实事求是,就不会再沿用习惯了的官话套话和陈旧过时的观点了。

莎士比亚写过一个著名的剧本《威尼斯商人》。在21世纪的今天,应该有个新剧本《威尼斯的温州商人》。商人总是要赚钱的,这些有信仰的商人,却为世人展现出金钱之外的另一种追求,是灵性的追求,超验的追求。因着这样的追求,他们的个人生命有了意义,家庭生活多了幸福,对于他人和社会也多了一份关怀和爱的奉献。这样的华商走到哪里,都会把福音带到那里吧。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