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凤岗 > 不当总统当校长

不当总统当校长

阳光 总第130期 (2012年8月16日) 作者:杨凤岗 

这个州长丹尼尔斯,放弃当美国总统或副总统的机会,却来听教授们吐槽,何苦来呢?难道领导一所大学比领导一个国家更重要?这个人的价值观,耐人寻味。从网上查询,他是印地安纳波利斯一家历史悠久的基督教长老教会的成员。  

 

在美国,总统和校长是同一个词:President,但是二者的权力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按照常理,一个人成功地做了两届州长之后,如果深受民众拥戴,并且依然年富力强,这个人的下一个目标应该是不言而喻的:总统。

大约一年前,美国媒体和一些民众就呼吁印地安纳州州长米池·丹尼尔斯(Mitch Daniels)出来竞选总统,有两个州的共和党甚至自行进行了摸底投票,丹尼尔斯的票仅仅略少于为做总统而奋斗了多年的罗姆尼,远远超过其他做了多年努力的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丹尼尔斯两届州长都是高票当选,政绩颇为引入瞩目。在到处都经济衰退的情况下,他竭力削减政府开支,竟然使得印地安纳州的预算不仅收支平衡,甚至有很大盈余。仅此一项,就足以令注重减税的共和党人称道不已。在做州长之前,丹尼尔斯曾任印地安纳州一家大型制药公司的副总裁,在进入商界之前,他还有丰富的政界经历,曾经是印地安纳州的联邦议员的办公室主任,里根总统的政治顾问,小布什总统的预算管理办公室主任。他也曾经被推荐接替联邦议员之职,但是他却以不想离开家的时间太多为由而婉拒。

在罗姆尼确定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后,又有很多人猜测丹尼尔斯可能会成为罗姆尼的搭档,作为副总统候选人参加大选。然而,丹尼尔斯却提前断了人们的期望,在2012年6月21日接受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的聘请,在明年1月第二届州长任期结束后,来做校长。

普渡大学是本人任职已经十年的学校,聘任新校长算得上本校的一件大事。不过也大不到哪里去,上一次校长聘任时,我正赶上获得终身教授之后休安息年假,有大半年时间在中国讲学和做研究,回来以后才听说校长换人了,此后的教学和科研一切照旧。这次正好赶上了这件事,听说学校董事会最后开会投票是在学校的一个剧场式礼堂公开进行,我也就赶去现场观看。提前几分钟到达,这个具有一千多个座位的礼堂已经基本坐满,我只好在二楼找了个位子坐下来。董事会成员在舞台上就座。

首先是聘请咨询委员会主席报告遴选过程。原来有300个申请人或被举荐的人,从中挑选了三个进行面试。面试过程是秘密进行的,还记得我们的小城报纸报道过,记者曾经竭力打探谁被面试,甚至闻讯追到某个机场附近的旅馆,却没能见到面试人或聘请委员会的人,无功而返。聘请咨询委员会主席并没有介绍其他候选人,只是说对于米池·丹尼尔斯进行了多次长时间面谈,问了所有想到的问题,得到了非常满意的回答。

聘请咨询委员会主席也是学校董事会成员,因此以董事的身份提议聘任丹尼尔斯做校长,另一董事附议,然后开放给董事会成员讨论。有三个董事发言,表达赞成意见,其中有一位是学生董事,看来有些紧张,读稿时有点结巴。最后表决,获得9位董事的一致赞成,另有一位董事正在国外旅行,据说也是非常赞成的。结果一宣布,人们纷纷起立,报以长时间的掌声。这个阵式令我感到惊奇。接下来丹尼尔斯从后台走出,发表了简短的接受聘请讲话,周围的人们再次起立报以更长时间的掌声。我暗自思忖:这又不是政治集会,怎么会是这样热情洋溢?当然,我旁边也有两个学生模样的人,一直没有站起来,而是表现出失望的神情。

中午,学校安排杰出教授、讲座教授、普渡学者教授共进午餐。我忝列其中,来到一位商人的私家大宅。端着酒杯闲聊时,碰上两位华人教授,他们表达了对新校长的肯定和对普渡大学的乐观前景。碰上教授议会的卸任主席,他却表达了多项不满。他诘问:教授议会曾经要求新校长的资格必须包括学术背景,为什么这项要求被忽略?十位董事都是州长任命的,自己任命的董事选聘自己做校长,这是否合适?这样的董事作为校长的老板,是否合适决定这位新校长的薪资?而且,董事会里为什么没有教授成员?他还展示他上衣内口袋中的一份发言稿,但是他一直没有机会公开发言,这篇发言稿两天后在我们小城报纸上刊登出来。教授中有不少反对声音,理由各异。大学教授大多是倾向民主党的人,对于这个共和党州长来做校长,有多少是出于党派成见呢?这很难说。

自助式午餐之后,聘请咨询委员会的两位教授成员报告了聘请过程,特别强调开始时对于丹尼尔斯持有的强烈疑虑,因为他没有博士学位,没有学界经历。但是,经过多次面试之后,打消了疑虑,因此推荐给董事会。丹尼尔斯发言,开场就说:“你们有疑虑,这是应该的,因为你们的职业要求你们要对所有事情持有疑虑”。接着说道:“我将以行动赢得你们的尊重”,“我将以大学新生的心态,开始学习和了解普渡大学”,“我将从今天起,立即停止党派活动”。他对于教授们在想什么,竟然这样了解,而他的开放心态和谦卑态度,也正在赢得接纳。卸任教授议会主席说,他今天的几次讲话都很到位,摁了所有该摁的摁钮。未来几年我们将会不放弃表达我们的意见,但是我们也有理由期待,他对于普渡大学的带领将会是积极正面的。

这个州长丹尼尔斯,放弃当美国总统或副总统的机会,却来听教授们吐槽,何苦来呢?难道领导一所大学比领导一个国家更重要?这个人的价值观,耐人寻味。从网上查询,他是印地安纳波利斯一家历史悠久的基督教长老教会的成员。

(作者为美国普渡大学教授)

 http://www.cnsunlight.net/template/news_page.asp?id=3272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