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凤岗 > 选个摩门教徒当总统?

选个摩门教徒当总统?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是个摩门教徒,很多选民对于摩门教心存疑虑。不过,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美国已经可以接受一位摩门教徒作总统了。

美国大众对于摩门教的态度正在发生转变,过去几年尤其明显。在上一次大选时,摩门教会动员力量,积极参与了加州的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公投法案。在有关社会伦理的问题上,基督教福音派和基要派发现摩门教的立场与他们的立场相同。对于这些社会伦理问题的关心,使得不同宗教的保守信徒走到一起,求同存异,彼此接纳。近些年来,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呼声此起彼伏,现任总统奥巴马也公开表态支持,宗教右派对此强烈反对,甚至认为需要修订宪法。为此他们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竭力维护主流社会文化传统。

罗姆尼和他的竞选班子也主动联络基督教福音派和基要派。比如,罗姆尼在5月12日应邀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作毕业典礼讲话。在这个属于基督教基要派的大学里,罗姆尼强调自己的信仰与听众的信仰一致性的方面,指出婚姻应该是一男一女的结合,这既引发了基要派的强烈共鸣,也间接消解了人们对于摩门教一夫多妻的固有印象。

说起来,摩门教是个地地道道的美国宗教。它不仅在美国土生土长,而且在其经典中提供了有关印第安人以及美国的独特历史的神话,这在美国众多的宗教中是绝无仅有的。

据他们所信,早期犹太人的12部落失散后,其中一支来到了美洲,后来分化为良善的肤色白皙的尼腓人和歹恶的肤色黝黑的拉曼人,后来两族互相残杀,最后只剩下拉曼人,即印第安人的祖先。

两千年前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复活后曾经来到美洲传播福音。尼腓人中的先知摩门记录了这些历史和启示,他的儿子摩罗乃将其镌刻在一些金板上。1820年,天使摩罗乃向约瑟·史密斯(Joseph Smith,1805-1844)显现,带他到纽约州的五指山下挖出了镌刻着经文的金板,经过史密斯的翻译,整理形成《摩门经》,由此创立了摩门教。2005年秋,我曾顺便参观摩门教在纽约的发源地。那个地方有一座如同五个指头的山,不远处还有一片形似五个指头的湖,就好像曾经有只巨大的手,把这里的土挖起来放到了那边。那里的小城教堂众多,在宗教大觉醒时期常有各种奋兴布道会,年轻的史密斯就曾积极参与各种教会的聚会。

摩门教创立于1830年前后,正式名称为耶稣基督末日圣徒教会(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摩门教形成后,虽然赢得一些信徒,但很快被其他基督教会视为异端邪说。加上摩门教的一些实践,包括实行一夫多妻制,不许饮用咖啡和茶,这让当地居民感到极为怪异,开始驱逐摩门教徒。史密斯带领信徒西逃,逃到伊利诺伊州时被抓进监狱,随后被暴民打死。继任领导人杨百翰带领摩门教徒继续西逃,直到渺无人迹的大西南才定居下来,建立了盐湖城。1890年,以盐湖城为中心的地区要求加入美国联邦,遭到很多美国人的反对,为此,当时的摩门教领袖宣称接到了上帝的新启示,终止一夫多妻制,这才被联邦接纳,成为犹他州。

不过,有些摩门教信徒不承认这个新启示,继续隐秘地实践一夫多妻制。大约五六年前曾经有一个这样的宗派团体被发现,他们隐居在犹他州与阿利桑那州的交界处,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再次强化了美国民众对摩门教的成见。不过,主流摩门教已经坚定地放弃了一夫多妻制,只是保留了对于家庭的重视,常常生育很多孩子。我的邻居中就有一个摩门家庭,先生是普度大学的教授,如今已经有五个孩子了。

摩门教在美国有六百多万信徒,另有六百多万分散在世界各地。在美国,摩门教虽然是个小宗教,却是美国土生土长的宗教中信徒最多的教派。他们在生活上非常严谨,不饮酒,不饮用咖啡、茶、可乐等饮料,注重家庭生活。这在保守的美国人中越来越得到尊重。罗姆尼就是这样一个长相标致、生活严谨、家庭和谐的典型。罗姆尼年轻时曾到法国作传教士,后来担任过摩门教波士顿教区的主教(bishop)。

摩门教徒的信仰虔诚程度整体很高,很多年轻人都会在20岁左右时从事两三年的专职传教活动。为此他们学习世界各地语言和文化。由于他们的知识结构和才干,很多摩门教徒后来任职于外交事务领域和国际组织。前任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就是位摩门教徒,年轻时曾经到台湾作传教士,会讲中文。

美国在摩门教信仰中有特殊地位,摩门教徒也非常爱国。创教人史密斯就曾试图参选美国总统。有意思的是,摩门教内部有一种传说,先知曾经预言美国宪法将会遭遇极大危机,命悬一线,那时会在摩门教徒中兴起一位骑士,解救宪法危机,复兴美国。这个传说在摩门教徒中广为流传,对外人却一直讳莫如深,直到今年才通过一些媒体透露出来。被媒体问起这个问题时,罗姆尼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说,那不属于摩门教的正统教义,仅仅是一种传说而已。

不过,有人在有意或无意地公开猜测,罗姆尼是不是那位传说中的解救宪法危机的骑士呢?这种事情似乎不能不说,但是又不能多说。这种传说的透露和传播究竟会对罗姆尼的选票有何影响?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杨凤岗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 2012年07月30日

杨凤岗是美国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社会学教授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