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凤岗 > 融匯中西,尋求超越——紀念林端

融匯中西,尋求超越——紀念林端

幾年前,在北京,我曾經與林端教授有過一面之緣。那時他到北京大學教授暑期課程,我在中國人民大學主持中國宗教社會科學暑期研討班。那一次,因為各自工作繁忙而未及長談,但是這位曾經留學德國的韋伯專家平實而又親和,這給我留下很好的印象,盼望有機會再次見面交流。

一直到2012年4月,這個願望才得以實現。我應邀在台灣多所大學進行為期兩個星期的演講和交流,在政治大學和東海大學的演講主要是講解我對於中國大陸宗教現狀的實證研究,以及由此進行的宗教社會學理論的建構。林端教授則特意安排我在台灣大學就“儒家、基督教與公民宗教”發表演講,由他親自主持,並且予以介紹和評議。

我從事美國華人和中國大陸的宗教社會學研究多年,由於涉及華人傳統文化及認同問題,因此對於儒家一直持有一定的研究興趣,在基督宗教和其他華人宗教的實踐中觀察到儒家文化的傳承。例如,美國華人基督徒群體有相當強的中華文化認同,這種文化認同主要在於儒家的價值觀念,並且以基督教信仰為基礎進行選擇性繼承和創造性轉化,從而形成“疊合認同”的景象。在21世紀初中國大陸新儒家強勁的復興運動衝擊下,我從2006年開始對於中國社會中儒家或儒教問題進行比較系統的考察和思索,從宗教社會學的角度提出以“公民宗教”(civil religion)的思路來探討儒家或儒教未來。在2011年12月香港城市大學的一次有關儒學或儒教的英文研討會中,我進一步指出,中國社會的公民宗教,不能不以儒學和基督教作為雙層底色,而這樣的公民宗教如果能夠成立,不僅適宜於中國社會,而且可以超越國族,達致普世,有利於全球化時代人類諸多社會的和諧共處。這次在台灣大學的演講,則是我第一次用漢語闡述這些思考,在回顧了過去和現狀之後,提出“家國天下的公民宗教”概念,其構成包括“人之愛——博愛,家之情——情義,國之法——憲政,天之主——上帝”等方面。這只是我的一些初步設想,尚待深入思考和展開論述。

通過這次演講及其前後的交流,我了解到林端教授對於儒學或儒教的持續關注、深入思考以及社會學研究。他作為韋伯專家,對於韋伯有關儒教的論述有些審慎的反思和批評。他通過社會學研究而總結說,在台灣這個華人社會中,一貫道等民間宗教團體實質上是現實社會中的儒教形態。對於公民宗教的概念,他似乎也相當贊同,但是我們那時未及就此深談。演講之後林端攜夫人帶我到鼎泰豐老店品嚐佳餚。林端夫人吕愛華女士後來在《林端先生生平事略》中回憶說:“林端曾經如此對美國普度大學社會學系楊鳳崗教授說,他在台灣是一個孤獨者,因為把儒家文化像佛教的現代化那樣(但在理論的建構上尚未完成),將其再詮釋並重新再現代化,可能只有他一個人了。他畢生是儒家文化的信仰者,在台灣民間那些從未斷根的傳統文化,是儒家文化傳承的重要見證。林端想要做的工作,就是希望如佛教的現代化演變,或是像西方基督教的聖經歷經多次解經,而終成現代重要宗教經典般的,將儒家文化予以再詮釋並重新賦予現代意義。他的熱情,都奉獻給了再詮釋、再系統化、再分類的解經上,許多的研究也都是為此扎根。而在台灣使用西方概念整理分類儒家經典者畢竟是少數,林端先生踽踽獨行於漫漫的長路中卻始終如一,難怪他說自己是一個孤獨者。”

在我訪問台灣大學期間,林端曾問我是否有願望找些台大的學者進行交流探討。我想到幾年前曾經在香港的一次儒教與基督教對話會議上有過一次論辯交鋒的學者。林端聯繫以後告訴我,對方婉拒見面,還有另外一位未曾謀面的儒學專家,也以類似理由婉拒見面。我至今不確定這二位儒家學者當時是真的難以脫身,還是不願開啓與其觀點不同之人的直面交流。不過,林端並不氣餒,為我安排了與幾位中年和老年學者的餐敘。席間交談中了解到,他們都是精通西學的飽學之士,同時對於中華文化也情有獨鍾,雖然都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卻未令我感到生疏,他們的溫文舉止和儒雅談吐讓我倍感親切。其中心理學家黃光國教授給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刻,他在本土心理學方面的探索得到國際學術界很多同行的讚許,又慨然贈我多篇他自己的英文論文和中文專著。事後想來,似乎明白林端教授苦心安排的用意,通過引介這些融匯貫通中西學問的學者,他是以一種和風細雨的方式來分享他自己的治學取向吧?

確實,林端自己就是個這樣一位學者,他一方面精通英文和德文,深入了解韋伯等西方大師的理論和觀點,另一方面又浸潤於中華文化的價值觀念之中。他一方面致力於把西方社會學理論介紹給華人社會,另一方面又非常注重與當代國際學術界的交流與合作,力圖把中華文化之精要介紹出去。對於這樣的治學取向,我是非常認同的。

由於學術取向上的這種共鳴,自從2012年4月的交流之後,我就一直在創造機會與林端教授進行更多的交流。第九界宗教社會科學暑期研討班(教師研習班)於2012年7月在香港中文大學舉行,林端教授應我請求,調整繁忙的行程,特別在研習班上分享他多年來講授宗教社會學理論的心得和經驗。他在演講中特別談到我4月在台大的講座以及之前一晚在研習班上的講座,由此比較了他和我的共同和差異。在他看來,不同之處包括我由宗教學進入社會學,他則是由社會學進入宗教學;我是美國學術訓練,他是歐洲學術訓練;我的研究基於大陸現實,他的研究基於台灣經驗;我秉持基督教的信仰理念,他則竭力對於中華文化進行現代性闡釋。共同之處在於社會學家對於普遍性的肯定和追求,同時又不排斥特殊性、歷史、文化、哲學和神學,一方面援引西方社會學分析中國宗教文化,同時致力於把中國宗教文化的研究闡釋推向世界。所以他認為,他和我可以說是相互參照,或可互補,殊途同歸。我也覺得,雖然我們彼此的進路有所差異,但是都是把中華文化置於全球視野中進行生命哲理的苦思和社會學的理論探索,就其所致力的理想圖景來說,確實或可貫通。也許正是這種差異中的共鳴,才使我們互相吸引,以至於他說他在台灣是一個孤獨的探索者吧。

第十屆中國宗教社會科學年會即將於2013年7月在香港中文大學舉行,在組織籌劃過程中,我又邀請林端教授參加這次華人宗教社會學學術共同體的共建盛會。那時他已經計劃在2013年2月-7月到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休學術年假,因此我與他商定,請他在那期間到普度大學來進行訪問、演講,並借機敘談切磋。

沒想到,卻在美國時間1月20日深夜突然傳來噩耗,我們永遠失去了這位可敬而又善良的學術同仁。每每念及相見恨晚,餘言未盡,便覺痛惜不已,不勝唏嘘!

林端教授千古!

楊鳳崗 與 林端 在台灣大學的講座中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