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杨凤岗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3年07月03日 09:49

《茶之苦》之一

无论新朋或故友,不论来访或偶遇,常常送我茶叶,这总让我又囧又怕。茶叶有的贵如黄金,有的农药残留超标,怕就怕二者兼而有之,让我这个乡居半农不知如何处置,饮之忐忑,弃之可惜,只好供藏于橱柜,到头来还是浪费了情谊。其实我更习惯喝咖啡的。实在要送,就送我一本你正在看的书吧。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9日 10:35

领导人的佛缘

领导人的佛缘
中共领导人的佛缘:江泽民在禅寺表反腐决心(组图)    
文章来源: 大公网 于 2013-05-08 12:04:19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1日 07:32

激辩宗教自由

[这里汇集了在新浪微博上的一组辩论,源于此前在  ChineseSSSR 雅虎论坛上的一次相关问题的讨论,那次讨论的言论被不同网站转载,其中一个引起人们的关注,也因此引起谢文郁博士的反应,进而激发出这一组激辩。此番激辩始于2013年1月15日8:32分,下面集结的最后一贴发于1月19日23:01,由杨凤岗整理,略掉几个分差话题,如有论述这个话题的重要微博帖子遗漏了,请补充进来。]

[还是那句话,如果大家多一点理性,少一点情绪,多多摆事实,好好讲道理,相信人们的认识会逐渐深入的。作为有独立人格的学者,在追求自由的学术探讨时,最忌讳的是屁股决定脑袋,情感左右理性。]

【关于宗教自由问题的论辩】20......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3日 10:52

对托克维尔的认知盲点

《南风窗》:托克维尔和中国的相遇与错位
 刘阳
 
    近日,法国历史学家、思想家托克维尔(1805-1859)的著作再度引发热议。起因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反腐败工作的座谈会上向与会专家推荐了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媒体反应迅速,接连刊发解读托克维尔的文章,“托粉”( 托克维尔的粉丝)人数一夜骤升。  
 
    其实,这并不是托克维尔在中......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2日 11:41

关于宗教自由问题的论辩

2012年12月16日,谢文郁博士在雅虎群组ChineseSSSR论坛上发言说:“宗教自由是一个假命题” (http://www.pacilution.com/ShowArticle.asp?ArticleID=3892)。对此本坛主(杨凤岗)不得不予以回应。

    第一,本论坛对各种观点开放,包括谢文郁博士以前和以后的观点,唯一前提是“摆事实,讲道理”,希望各位都“多多摆事实,好好讲道理”。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5日 22:42

“全能神教”何以成中国2012政治压轴戏

杨凤岗 2013年01月05日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2年已翻过日历,玛雅人的末日预言看来不过是一个遥远传说,但“全能神”教岁末在中国骤然成为政治压轴戏,却有不少令人莫明其妙之处。

综合中国媒体的报道,“全能神”号称有百万教徒,相信的是个中国出生的“女基......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5日 22:28

中国女婿说中国互联网能卖枪支毒品

中国女婿说中国互联网能卖枪支毒品

纪思道 2013年01月03日纽约时报中文网

想在中国买到违禁药品?没问题——只要到这里缺乏监管的网络上,就能订到一袋定价50美元(约合311元人民币)或100美元的冰毒、摇头丸或者可卡因。毒品将在几个小时内送到你家门口!

“本公司在全国各地均设有配送站,”其中一个中文网站大肆宣传道。上面贴着其出售的非法麻醉品的图片。“我们提供24小时上门运送服务,我们的货源长期而稳定。只要您打个电话,我们将在一到五个小时内将货品送到您手中。”

另外一个中文网站则批发冰毒,每千克1.97万美元。除此之外,对于少量毒品的订购,该网站还提供上门送货......

阅读全文>>
2012年08月22日 21:46

不当总统当校长

不当总统当校长

阳光 总第130期 (2012年8月16日) 作者:杨凤岗 

这个州长丹尼尔斯,放弃当美国总统或副总统的机会,却来听教授们吐槽,何苦来呢?难道领导一所大学比领导一个国家更重要?这个人的价值观,耐人寻味。从网上查询,他是印地安纳波利斯一家历史悠久的基督教长老教会的成员。  

在美国,总统和校长是同一个词:President,但是二者的权力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按照常理,一个人成功地做了两届州长之后,如果深受民众拥戴,并且依然年富力强,这个人的下一个目......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7日 10:39

威尼斯的嘉年华会与温州商人

威尼斯的嘉年华会与温州商人

从帕多瓦坐火车不到一小时,就到威尼斯了。出了火车站,立即被人群中的欢庆气氛所感染。大人小孩三五成群欢快地走着说着笑着。很多人穿了古代盛装带着面具。站前广场上有很多地摊,正在为游人彩绘脸谱。前面码头上排起长龙,等待登上游船。众多的大小游船,在水道中游弋,游船上站立着穿戴古装的男男女女。

这是一年一度的节庆,港人音译为嘉年华会(Carnival),陆人意译为狂欢节,但这并不是大呼小叫胡吃海饮的那种狂欢,我觉得有点像传统中国的元宵庙会,只不过来这里不是看灯,而是看盛装和面具,以及拥拥挤挤的欢乐人群。细看最典型的那些面具,感觉颇有几分东方美人的脸谱特征,其盛装则是欧洲中古特色。威尼斯作......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5日 10:50

帕多瓦的公共广场与宗教画廊

帕多瓦的公共广场与宗教画廊

在帕多瓦的最后两天,联系上在当地做生意的温州基督徒,他们热情地邀请过去吃饭,地点选在市内最大的广场边上的一家意大利餐馆。我按照地图走到位于市中心的旧市政大厅前的广场。几天前曾经漫步来到这里,这个中古时期的市政大厅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外形非常壮观,现在已经改造成为博物馆,它前面的广场则是农贸市场,那天看到很多蔬菜水果摊位。

赶到市政大厅广场后,今天的广场不仅空旷冷清,而且怎么也找不到朋友说的那家餐馆。打了几通电话,朋友说不出广场的名字,只说是最大的广场。我又转了附近的几个广场,还是没有找到。小小的帕多瓦,广场实在太多了!城里有很多个宫殿式建筑(palazzo),......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4日 07:09

小城帕多瓦的朝圣者

小城帕多瓦的朝圣者

我在意大利小城帕多瓦(Padova)一个星期,住的旅馆叫“朝圣者客栈”(Hotel casa del Pellegrino),房间较小,淋浴间也仅够转身,却很清洁安静,似乎保留着朝圣者的清修味道。不时传来教堂的悠长钟声,似乎给静谧的时光涂上一层光晕,恍惚间不知自己究竟是一个偶然来到这里的匆匆过客,还是天主上帝带到这里的一位朝圣者,抑或是朝圣者幽灵的一种时空倒错?

抵达的那天,出了火车站天色已黑,叫了辆出租车赶到旅店,恰逢同来开会的学者们在门厅集结。我把行李扔在前台便跟大家一起赶去吃饭。路上灯光微弱,石块铺地的街道颇感狭窄,像幽深的小胡同,不过总有一侧有廊檐,可以为行人遮风挡雨。回味起来,这种......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2日 11:04

罗马广场上的无头绅士

罗马广场上的无头绅士

连着写了几篇有关罗马的博文之后,就忙其他事情去了。过了一阵子回头看,感觉还得再补充一点,是罗马的轻松谐趣的另一面。

参观古庙遗址那天,就碰上了一些行为艺术家,浑身上下涂上漆,装扮成雕塑,久久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让人错以为就是座雕塑呢。不过,在游客走过时这雕塑会突然地动一下,引得毫无心理准备的游客惊吓感叹不已。游客高兴了,就给雕塑脚前的钱罐投下一两枚硬币,那雕塑就会表演一番,并且无声地用动作致谢一番,然后就又恢复雕塑的形态。以前在美国的新奥尔良市和加拿大的魁北克见过。这种艺术,需要过硬的站功和超强的定力。

离开罗马的那天,由于要搭乘的火车是下午出发,我便在......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7日 12:33

永恒的罗马(4):奇特城邦梵蒂冈

永恒的罗马(4):奇特城邦梵蒂冈

来到罗马,其实最想看的是梵蒂冈。我住的公寓在河东,梵蒂冈就在河对岸。第一天下午安顿下来后,出门直奔梵蒂冈。雨雪交加,行人稀少,很快来到圣彼得大教堂,但是出租解说录音机的柜台已经关闭,游客纷纷离去,我只能匆匆地进去探视一番就离开了,没有什么感觉。

隔日是星期天,清早来到圣彼得广场,与刚从北京来的朋友汇合后结伴而游。圣彼得大教堂免费开放参观,解说录音机则要交费使用。拿着录音机在大堂中慢慢游走,雕塑、油画目不暇接。解说词很详细,但是,在人头攒动和各国语言低声交谈声中,我也很快失去观赏细节的耐心。大致转了一圈,来到珍宝馆,买了门票进去。

珍宝馆的确有不少珍宝,比如用不同色......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6日 03:52

永恒的罗马(3):角斗场、万神殿和帝王纪念堂

永恒的罗马(3):角斗场、万神殿和帝王纪念堂

未到罗马时,提起罗马,常会想到古罗马的角斗场和神庙废墟。来到罗马,走在雨雪覆盖的罗马大道上,商亭商铺中斑斓的纪念品中,最醒目的也是角斗场和神庙废墟。角斗场和神庙是罗马帝国辉煌时期的骄傲,即便只剩废墟,其高耸的石柱、博大的场面,仍然吸引着络绎不绝的游人。

在冰雪天参观了多所大教堂之后,第三罗马大学的教授朋友来电话问道:你去forum了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forum这个词现在经常使用,意思是论坛。整个罗马的公共场所都关闭了,哪里有论坛可以去参加呢?经过解释,才明白教授指的是古罗马废墟集中的那片地方。察看说明,才知道那片地方原来就叫forum,是古罗马人的公共活动中心,有神庙、市场、议政厅......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26日 11:30

永恒的罗马(2):幽静的大教堂

永恒的罗马(2):幽静的大教堂

抵达罗马的第一天晚上雨雪交加,第二天清早起来,不仅室内寒冷无比,而且室外到处都覆盖着一层冰雪。为了居民的安全,罗马市政府宣布关闭办公室、大学、博物馆等公共场所。不过,我作为一个远道而来的游客,在这个名副其实的寒舍内既没有电视机也没有收音机,索性出门去走走,至少可以看看街景罢,便按照地图走向一个附近的广场。

罗马的广场很多,常有喷泉雕塑,在画册图片上见过不少。踏着冰雪来到纳沃纳广场(Piazza Navona),空旷无人的广场南端是摩尔人雕塑喷泉,四个鱼人信使向四方吹着螺号,些许残雪遮盖着中间的摩尔人面颊,看上去倒也有种特殊的意境。据说在公元一世纪这里是个竞技运动场,文艺复兴以后在天主......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18日 10:45

永恒的罗马(1):四百年的公寓

永恒的罗马(1):四百年的公寓

罗马,这个响亮的名字本身就会引发人们丰富的联想:罗马王国、罗马共和国、罗马帝国、神圣罗马,还有脍炙人口的希腊罗马神话、美轮美奂的罗马雕塑、影响深远的罗马法制、高大宏伟的罗马教堂。

2012年2月,应邀到意大利讲座和开会,终于可以趁机亲眼见识一下罗马了,欣喜之情难于言表。在亚特兰大登上飞往罗马的飞机时,忍不住在脸书(facebook.com)上写下那句俗谚“条条大道通罗马”,有个朋友立即like了一下,当时差点笑出声来。

在兴奋和想象中度过了十来个小时的飞行,2月10日清晨抵达罗马达芬奇机场。没成想遇上了几十年不遇的冰雪天气。坐上通往市区的火车,阴沉灰暗的天空下,远处是冬日的田野,近处不时闪过......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5日 01:48

亚非拉小朋友,什么路上手拉手?

周游列国回来后第一次去教堂礼拜,赶上圣约教会的特别主日,邀请了所支持的福音机构在教堂内设置展台,介绍事工。礼拜开始后,牧师请这些散坐在礼堂中的福音机构的代表站起来,一一介绍姓名和机构,竟然站起来了二三十位,有些是本地的,包括去年我们曾经带中国学者访问过的“三一事工”(福音戒毒戒酒的事工)、监狱事工(探访服刑犯人和照看他们的孩子的事工)、多个校园事工(做大学生思想工作的事工),有些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包括威克里夫圣经翻译机构,他们致力于把圣经翻译成世界上各种活的文字。这让我想起来,很多年前在一个华人教会的差传主日,见到一对香港籍的华人夫妇,委身到非洲传福音,成为威克里夫的成员,致力......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1日 10:38

当代中国的宗教复兴与宗教短缺

来源:《文化纵横》2012年第一期 作者:杨凤岗

[文章导读]过去20年来,中国正经历一场宗教的复兴运动,宗教的多元化发展已成大势所趋。但如杨凤岗所说,囿于思想上的禁锢,中国目前的制度化宗教供给不足,无法满足人民日益高涨的信仰需求,从而造成“宗教不彰,巫术盛行”的状况。我们必须正视这一现象,借鉴包括美国模式和印度模式在内的处理政教关系的成功经验,应对将来可能出现的挑战杨凤岗:当代中国的宗教复兴与宗教短缺

近年来,中国的宗教人物频频登上大众媒体,不断进入公众视野。千年少林寺出了个现代CEO,年年制造......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06日 22:02

当下的经济问题根本上说是个宗教问题

张维迎说:“市场的三个基础,自由、产权、企业家精神。”

这三个支柱,其实又都根植于宗教信仰。

没有信仰,何来自由?

没有信仰,何来法治、产权?

没有信仰,何来精神、企业家精神?

张维迎说:“我举一个重实际的神学家威利姆,他就讲过这样的话,私有产权是一项先于主权的法律权利,统治者不可篡夺被自己统治的财产,政府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保护私有财产制度,13世纪罗马的大主教Giles就讲过,权力机构的职责是维护正义,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人的人身和产权安全,让每一个公民和诚实的人都可以享用自己的财物。”

中国目前的问题是:谁信这些呀?!神学家说的,大主教说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08日 00:26

最富的百分之一人口在哪里?

最富的百分之一人口在哪里?

占领华尔街运动打出的旗号是人口中1%的富人伤害了另外那99%的人。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弄明白,为什么美国的联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不仅不阻止如火如荼的占领运动(最多是维护一下秩序),而且还有政府官员时不时地出来表达一下同情。近来受到一位社会学家的启发,原来这1%大多是金融大亨,而金融大亨们已经形成全球化网络,就连各国政府都管不了他们。这国管了他们跑到其他国家去,那国管了他们又跑到另外一些国家去。而且他们强大到一种程度,以至于可以集中力量瘫痪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或者用撤资来冷冻其经济。

也就是说,占领运动与各级政府基本上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了,但是至今为止仍然是拿金融大亨们没办法。据这位社会学家说......

阅读全文>>